星期日, 10月 28, 2018

【粵語小説】島城嘅輪迴(中)

「啊!」我成個人從床跳起身。

我見到床邊日曆,掛住今日嘅日期——1941年12月9日。

「原來頭先係發夢。」

我望下窗外嘅天時仲係好黑,又覺得好攰,於是諗住想瞓多一陣。

「楊定浩,仲瞓呀?日本人打到嚟喇!」尤努斯嘅話突然出現喺耳邊,嚇咗我一跳。

「乜話?呢度又係戰場?」

「喂,你到底醒咗未喔?或者瞓到懵咗?楊定浩中士。」石威龍話。

我深一啖氣,諗起我而家嘅狀況。我楊定浩係駐港英軍嘅中士,加埋我兩位兄弟石威龍同尤努斯屬於魔鬼山陸軍基地。雖然尤努斯係巴基斯坦人,但係佢嘅廣東話比我仲更加標準。

「唉,又係打仗。早知就唔愛參軍喇。」

「有早知,就冇乞兒。你醒咗未㗎?」尤努斯拍下我嘅膊頭。

「醒咗喇,我去沖個涼先。」我攞起軍裝準備去厠所。

就喺呢個時候,門口嘅警示白燈突然變咗紅燈,一直閃下閃下。然之後,基地傳出一陣非常之嘈嘅警報聲。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呢個警報聲淒厲無比,我感覺到四周圍嘅空氣打緊冷顫,好似有非常之恐怖嘅事就嚟發生。

「日軍空襲!日軍空襲!」尤努斯大叫。

接落嚟係一連串嘅爆炸聲。

「定浩,快啲匿埋喺防空洞!」石威龍撞開廁所門,拉我出來,然後跟住成隊人走入防空洞。

「喂,我沖緊涼㗎。」

一個又一個嘅爆炸聲出現喺耳邊,大地喺度震動緊,好似成個香港就嚟畀炸沉。

廿幾分鐘之後,日軍嘅轟炸卒之結束。但係,更加可怕嘅事情發生咗。

啟德機場畀日軍徹底炸平,駐港英軍嘅空中力量完全癱瘓咗,幾萬名日本陸軍第38師團穿過咗深圳河,占領城門碉堡。而家日軍正突破緊醉酒灣防線。一旦醉酒灣防線失守,魔鬼山甚至成個香港都會淪陷。


「全體軍士,集合!」基地下達集合令。

魔鬼山基地總指揮華萊准將企喺司令台,同大家彙報:「各位軍士,幾分鐘前,我哋收到一個壞消息。醉酒灣防線畀日軍攻破咗,駐扎當地嘅守軍全軍覆沒。喺度,我哋一齊為保衛呢個島城而壯烈犧牲嘅英勇軍士默哀三分鐘。」

默哀完後,全體軍士就位。

「日軍已經重重包圍魔鬼山基地。我哋嘅補給同通訊已經畀日軍斷開,換言之,呢度已係一個孤城。」

華萊准將此言一出,全場嘅軍士一片嘩然。有啲軍士咬牙切齒,有啲軍士露出擔憂嘅面色。

「大家一齊殺出去!」尤努斯大喊。

「唔錯,殺出一條血路!最多就係與敵人同歸於盡!」我認同尤努斯。

其他軍士個個情緒高昂,好想同日軍決一死戰。

「請大家稍安毋躁,我哋一定會突圍嘅。但係,而家最迫緊嘅係,我需要三名勇士為我完成一個任務,就係喺三十六個小時之內將呢份作戰機密轉交到駐守紅山半島嘅加拿大部隊嘅羅森准將。呢關係到我哋香港嘅存亡。」

「長官,請派我去!」不知邊度嚟嘅勇氣畀我自薦。

尤努斯同石威龍見我咁勇敢自我推薦,兩人亦跟住舉手自薦。

「好,楊定浩中士、尤努斯中士同石威龍中士,等陣嚟辦公室見我。」

「係,長官!」

我哋三兄弟接下呢次嘅任務。呢個任務事關我哋島城嘅存亡,只要喺呢一日半嘅時間交呢份作戰機密畀駐港加拿大部隊嘅羅森準將,佢就會聯絡英國皇家海軍喺遠東最大嘅戰列艦隊——威爾士太子號艦隊請求支援,香港到時就可能解圍。

正所謂:「三個臭皮匠,抵過諸葛亮。」當晚,我哋三人做咗一個詳細嘅計劃,首先,我哋扮成老漁夫,再兜去人煙比較少嘅將軍澳漁村出發到香港島,趁住海上大霧嘅時候,登陸白沙灣,然之後直去紅山半島嘅加拿大部隊基地。

聽朝早,我哋趁住天時仲係好黑嘅時候,照住原定計劃,假扮成七十幾歲嘅漁夫,從將軍澳出發坐喺一艘小漁船,避開日軍巡邏艦嘅封鎖線。

唔到兩個小時,我哋成功登陸白沙灣。我以為我哋嘅行蹤冇畀人發現。誰不知今次我估錯咗。

「咪郁!」一名日本巡邏兵發現咗我哋。

我轉過頭嘅同時,左手立即從腰帶抽出一柄小刀丟去嗰個日本兵。飛刀插中嗰個日本兵嘅手,佢大叫一聲,鬆開手上嘅步槍。

同時,尤努斯快速嘅從左邊胳肋底下抽出一把恩菲爾德左輪手槍朝住佢嘅胸口開咗一槍。

「兵!」呢一槍聲,驚動咗成個寧靜嘅海灘。有四五個日本兵聽到槍聲立即趕過來。

有乜嘢可能?我哋嘅行蹤點會畀日本兵發現㗎?不過,呢幾個卒仔點會係我哋三個神槍王子嘅對手。

「尤努斯、威龍,我哋試下喺十秒內隊冧佢哋……」

「兵!」一聲槍聲從後邊傳出。

我轉過身,只係睇到尤努斯擘大雙眼,佢成身都係血,仆喺地,死咗。

「尤努斯!」

射死尤努斯嘅唔係他人,而係同尤努斯與我情同手足嘅好兄弟——石威龍。石威龍殺死尤努斯?佢點解要噉做?

呢個時候,石威龍嘅面目無表情。佢嘅槍口對住我。我嘅心怦怦聲亂跳,我唔敢相信眼前發生嘅係事實。

「威龍?你……你做咩?」

接落嚟嘅一幕仲更加令我不可思議。就係,嗰幾個日本兵竟然向石威龍行軍禮,然後同石威龍嘰呢咕嚕佢講起日語。

石威龍放低佢嘅槍,微笑嘅對我話:「楊定浩,睇喺我哋從細玩到大,我誠意邀請你加入我哋大日本帝國,一齊建立偉大嘅大東亞共榮圈。」

石威龍嘅話猶如五雷轟頂。我唔敢相信曾經同我一齊出生入死嘅好兄弟竟然係日本人嘅走狗!

「石威龍!原來你一早就投靠咗日本鬼仔!」

「識時務者為俊傑。你睇下,美國嘅珍珠港畀日本輕易嘅毀滅,越南、馬來亞、菲律賓嗰啲歐洲殖民地全部畀日軍占領咗,中國更加唔使講,重慶政府淪陷係遲早嘅事,成個亞洲就快成為日本嘅天下。」

「你收聲!就算成個世界都畀日本霸占,我都愛保護香港!保護我哋嘅島城!」

「哈哈,保護香港?」石威龍大聲奸笑,「點保護啊?香港周邊嘅廣東省、海南島、台灣都畀日本人食咗。香港能夠守多五日係奇跡喇!」

「你呢個叛徒!出賣香港!」我咬牙切齒。

「畀我嗰份作戰機密。我會幫你喺北島少將嘅面前講幾句說話。話唔定可以畀你做個少尉。」

「我寧願死,都唔愛交畀你。」講完,我立即搣爛嗰份作戰機密文件。

「兵!」一聲槍聲,我感覺到心口一涼,血花濺滿面,一粒子彈從我嘅胸膛穿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