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3, 2009

再思我是誰?

我是誰?我是什麽?

從生物學的角度,我是
靈長類人科的生物個體,我是一個擁有獨特的五官四肢的軀體。可是,如果有一天,鏡子照不出原來的我時,我依舊還是我嗎?所以說,軀體只不過是一具“臭皮蘘”,不管如何“面目全非”,還是“肢離破碎”,“我”還是我?

若從神經科學來說,“我”的定義是
意識,先不管這詮釋是否正確,那意識又是什麽玩意兒?意識是不是讓我們有“我”的概念存在呢?那到底“我”和意識是同一塊東西呢,還是截然不同的領域?神經學者說意識源自大腦和中樞神經系統,再推深一層,應該是神經細胞吧,哈,原來“我”來自一粒細胞?

我是誰?

以前,我曾認為“我”是記憶經驗的累積,比如今天的“我”其實是這二十幾年來“我” 的集成,好像一棵樹般,從幼苗慢慢集成大樹。可是,那為何我有時候在記憶庫裏無法找到以前的“我”,如1993年4月10日的我是怎麽樣的“我”?

兩年前的“我”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是親共,和今天反共的“我”完全不同,甚至是徹底對立,那三年前的“我”還是“我”嗎?到底“我”的本質是一生不變(只有量變)的?還是每時每刻不斷地變化重生?

嗯,是不是只有人類才有“我”的概念呢?其他生物如狗、貓、老鼠是否擁有 “我”的意識呢?生物學家曾證實其他哺乳類如老鼠,與人類一樣,擁有焦慮、悲傷的感情,那它們會不會有“我”呢?



我不是誰?

從前,我有這樣的想法,其他生物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和感覺會否與人類的有區別呢?如狗的世界只有黑白的,蒼蠅的世界多了條紅外線…… 如果外星人的感官系統與人類不同的話,那他摸到滑面其實是人類摸到的粗面,這麽說的話,這個世界其實不是“真正”的世界,一粒球體如果人類沒有看它的時候,它還會是球體嗎?

我們看不到“真正”的世界是不是因為“真實”的已被“我”遮蔽了呢?

以前,我有個怪的想法,我認為只有在絕對的孤獨和自由的時候,我才能體現出真正完整的我,我才能和“我”在一起,而這種想法間接造成我有時不大喜歡參與社交活動。

當然,有一點大家也會認同的,那就是人只要和他人相處,將會喪失了“真我”,陷入了角色扮演的無窮輪回當中,變成了“功能性”的我了。例如,我是大學生,我是慈青,我是相聲演員,我是補習教師,我是父母的長子,我是……可是這些是“我”嗎?還是一個具有功能的工具而已?



我是我?

寫到這兒,心中不禁想仰天長嘯:我是誰!有時候,覺得自己的知識廣博, 深想一層,非也非也,我無所不知,無知也。以上的一切,都是我以前企圖想認識“我”而累積的知識罷了,然而我從未認識過“我”。

我是誰?誰是我?我無真我,知我我也。這個命題看似已了,其實未了,那就讓它不了了之吧……



此雄文(我把它分成了兩部分)初稿寫於2007年2月,為當年馬大中文係文學雙周散文比賽參賽作品。今天再修改和咀嚼,果然別有一番滋味。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

我是誰?哎呀,幹嗎這麼煩,我是一名部落客咯。

15 則留言:

tom 提到...

哈哈,不要煩那么多了。。。

That My Goal 提到...

最近你都想那些怪怪的问题

Kaito Liew 提到...

tom,哈哈,凡人自然會有煩惱。

That My Goal,不是啦,這篇文章是舊文。現在,我很正常

文玉人 提到...

哈哈。。。你想通了!!!恭喜!

Mun Chee 提到...

老兄,開始寫哲學咯。。。

讓我也插一手吧,哈哈!

“我”,無論什麽時候,什麽環境,也就是一個“我”。

一個人時的“我”,因爲“我”選擇孤獨的“我”。與人相處的“我”,也因爲選擇與人相處的“我”。

至於科學上的“我”是天生的,不輪到我們選擇,不過生活上的“我”,是我們選擇的“我”。

有意識后,被影響的“我”,也是我們選擇“我”被影響。

“我”就是“我”。我是誰?就是我咯!

田园树 提到...

哈!
挺好,我还不敢随便贴我的照片呢!

相信明天会更好 提到...

你是中華民國護國軍剿共總司令

Kaito Liew 提到...

文玉人,哈哈,我早就通了。

蚊子兄,哈哈,我才識薄淺,豈敢談哲學。這只不過是我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變化無窮的?“我”是無常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存在了。

我不認同,我們的肉體是天生的,但是“我”的意識是隨著環境而變化的,是可以抉擇的。科學上和生活上的“我”有什麽分別?

我就是我,正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的道理。

Kaito Liew 提到...

田园树同志,你生活的環境太危險了,還是多加小心。

相信明天会更好的同志,那你就是中華民國護法建政最高法官。

@ting 提到...

好深的咯,看不太懂

嘉CacinG進 提到...

这就是为什么人一直找寻找真正的自己吧~!!

Kaito Liew 提到...

@ting,沒關係。

嘉CacinG進,沒錯,這也是很多修行法門的出現,其目的都是一樣:尋找真我。

Mun Chee 提到...

你哪會才識薄淺?

我的意思是,變合常全。

“我”得到的意識,也是“我”選擇去得到。即為時勢變通之意。

科學上,也有達爾文的進化論。

山水,山似山,水似水。朦朧中的水中倒影顯示出來的山景偶爾也會令人誤解。

哎呀,最近頭腦爲了考試要打結了,本拙人胡言亂語了,別見怪,哈哈。。。

Kaito Liew 提到...

Mun Chee兄,這命題很傷腦筋,就讓它不了了之吧。我自由最好!!

Mun Chee 提到...

《我有我自由》,還記得我那屆的大搖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