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06, 2010

不一樣的新年賀嵗歌

還有兩個星期就是大年初一,快要新年咯。一出街走走,各種各樣老舊的新年歌貫穿大街小巷,企圖營造出新年時期喜氣洋洋的氣氛,耳根想躲也躲不了,而這種模式年復一年地被商傢使用,不亦樂乎。

雖然每年都聼同樣的新年歌,不是“財神到”,就是“好一朵迎春花”,可是這些歌百聼不厭,最重要的因素還是這些歌帶來歡樂,對生活忙碌壓力大的都市人,就像能減壓的興奮劑。

由於這些歌是應節歌,再加上又能帶來歡樂,如此的神聖性,就算歌詞内容多麽呆板、多麽空洞、多麽浮誇、多麽烏托邦又不合邏輯,數十年來,包括我在内,從來不去質疑這些歌,直到昨天,我聽到了這首超不一樣的新年賀嵗歌……

今年庚寅年必須聼的國產新年歌~~!!lol



從頭爆笑到尾,黃明志真的不是蓋的,之前搞了我國國旗,過後扛上了一群衛道人士,再來大閙控制全國電力的TNB,這次適逢農曆新年,槍頭對準了華人的聖歌——新年歌。

當然,黃明志始終是黃明志,沒有因爲“神聖”的新年而收斂,還是一樣本性難移地出口成髒。雖然我本身對這類與“生殖器官”的粗口有點反感,不過這首新年歌恰恰啓示了我。(Walao,黃明志的歌原來還蠻有啟發性的~~ O.o)

黃明志的歌,雖然是發洩自己内心對現有社會的不滿,不過仔細發現的話就會不難看得出黃明志的歌是圍繞在“本土化”的主題,這是從他的成名曲《麻坡的華語》開始一路來的風格。

單從這一句“新年歌,也可以有自己的文化;中國傳什麽過來,你就唱什麽出來”就徹底說出了黃明志的本土主義,咋聼之下,這一句話有點像當年龍應台在《野火集:我的台灣意識》批評國民政府的對外宣傳語言:“中國文化在台灣,要看中國到台灣來。”

本土化就是本地色彩,如果介紹台灣的時候,内容卻説到台灣如何如何地“中國”,這就不是本地色彩,而是幌子;同樣地,如果唱馬來西亞的新年歌,歌詞卻説到“春天”、“爆竹”,這也不是本地色彩,也是欺騙別人的幌子。沒有的,卻説成有的。

這幾年來,可能受到中國的影響,本地華社和媒體越來越人把農曆新年說成春節,過年變成了過春節,而黃明志的歌詞這時說出了我的心聲,“什麽冬天春天,你把我當作kongkam”,哈哈。本地色彩,就是要符合本地社會的邏輯,炎熱潮濕又大太陽的春節,還算什麽春節?

或許,有人會說,創作是不需要邏輯的。那好吧,我姑且退一步,同意馬來西亞可以有“春天”,但是“燃放爆竹”絕對不可以出現在歌詞,因爲在這裡放爆竹危害到公衆的安全,是犯法的行爲。總不能因爲一句“創作可以天馬行空”,然後就把“殺人放火、偷盜奸婬”等違法罪行的字眼通通放入歌詞裏吧。

哎呀,寫到太嚴肅了,新年快到了,大家笑一笑,沒煩惱,預祝大家庚寅年快樂。^^

對我而言,最爆笑得部分,不是黃明志的歌詞,而是開始時當那位紅衣大哥以歡喜的心情高唱傳統新年歌時,一位黑衣黑帽、兇神惡煞、和現場新春氣氛一點都不搭的黃明志,突然無端端地進入現場的那一刻。那種感覺就好像某某獨裁者粉飾太平的謊言被揭穿,同樣令人大快人心。

不過最有意思的是,那位一直笑容可掬的紅衣大哥最後忍不住爆粗打黃明志,隱喻了所謂衛道人士,其實也是會罵粗口打人的僞君子而已。這招高明。

3 則留言:

西秦宣烈王 提到...

听说马来西亚的贺年歌有外销到两岸三地(?)..所以歌词配合一下外国也是无可厚非:-p

虎宝宝 提到...

哈,黄明志真的很厉害,现在宿舍播他的歌多过了新年歌。

Kaito Liew 提到...

大王,哈哈,因爲經濟而放棄本土文化?

虎兄,這就是黃明志厲害之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