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0, 2009

我回歸正體字,一年了!

自從去年馬英九成爲中華民國總統和中國國民黨重新執掌中華正朔之後,我在去年5月20日正式宣佈脫離了我用了22年的“簡體字”,全面回歸正體字的懷抱,這種感覺猶如找回失散多年的老母親。

很多人不禁疑問:什麽是正體字?哈哈,正體字就是中國大陸所謂的“繁體字”,區別于由毛澤東和其共產黨徒三十幾年前創造的簡化字(“簡體字”),正體字是咱們中華民族自秦始皇統一文字以來,流傳了兩千多年的文字,可謂我中華傳統精華的思想載體。正體字,除了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之外,在其他自由世界中的華人社會中依然廣泛使用,尤其是台灣和香港,以及北美華人社區。

令人擔憂的是,馬來西亞自從1980年放棄正體字改用簡化字之後,大馬許多華人青年對正體字越來越陌生,正體字仿佛只是屬於年老一輩和書法愛好者的“玩物”。所以啊,那些所謂的華教捍衛者,應該多注意自己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藏,而不是中共改什麽、自己就像奴才地跟著改什麽。

基本上,我現在在網絡或電腦打字所留下任何一切的華語,絕對都是正體字,而且我也嚴格要求自己在書寫華語的時候,都能做到全面使用正體字,雖然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辛苦,因爲22年的習性,絕不能一朝一夕地改變的。當然,有時候教補習的時候,屈服于教育制度下,我只好無奈地用簡化字。

你們或許覺得我有點固執甚至極端,哈哈,老實說,那些捍衛本身方言鄉音的志士,我才是真正佩服他們的“固執和極端”。我承認確實一開始是政治立場影響了我對正體字的獨尊,可是後來對正體字和簡化字雙方作了一番皮毛研究和比較,從文化和藝術的角度來説,我真的喜歡上正體字,並對簡化字的荒唐結構感到匪夷所思。

幾個荒誕的簡化字,比如:
親人不見:亲
愛心不在:爱
工廠不敞:厂
屍體沒死:尸
開關無門:开关

最令我作嘔的簡化字是:義氣的“”字竟然簡化成類似海盜標誌的“”。“義”的造字原意是:我向上天獻上羔羊,所以羊在我之上,多麽美麗典雅啊。而共產黨徒創造的“义”,不用我多說了吧,他們能用機槍屠刀坦克對自己的同胞進行殺戮,他們的“义”是怎樣的,六十年的血淚史已經證明的。

另外,最令我忍無可忍的是,我的姓氏“劉”字,竟然改成不倫不類的“刘”,真是數典忘祖,大逆不道。

當年,毛澤東等中共黨徒簡化漢字,是爲了把漢字全面羅馬拼音化,以達到徹底消滅方塊字、滅亡傳統文化的目的,而簡化字是漢字羅馬拼音化計劃的過渡性試驗產品。所倖的是,漢字羅馬拼音化計劃隨著毛澤東的死而泡湯了,可是留下的一大批過渡性產品(簡化字)卻沿用下來了。

簡化字,對整個民族帶來了非常巨大且深遠的負面影響,它的出現不但分裂了中華民族,更甚之為徹底切斷了與古老文明的臍帶,把文字中應有的内涵一併簡化了。文字,是文化傳承和思想交流的載體,更是一個民族的智慧結晶,尤其是作爲世界上最古老、最悠久的文字——漢字,絕對不能說要簡化就簡化、要修改就修改。

無論如何,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簡化字在我國將近三十年了,完全廢除已經是有點不可能了,只是希望作爲馬來西亞華裔子弟的我們,能夠“用簡識正”。再説,在這個打字多過寫字的時代,使用正體字應該不是個問題了。

我回歸正體字一年了,希望更多人回歸正體字的懷抱,因爲多用正體字是愛護中華文化的其中一種行爲。

想更了解正體字和簡化字,請遊覽這裡

2 則留言:

tom 提到...

哈哈,師兄。。我是看很多的臺灣書,加上本身是書法愛好者,所以才喜歡正體字的。。。

黃文明 提到...

老兄。。谷歌中文輸入法竟然有繁體!!哈哈哈。。。我也來加入!!!其實我中國歷史尚淺。。很多你不說我都不知道!!!

還有就是。。。今天是我們兄弟“肯尼黃”的生日。。。去祝賀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