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29, 2009

年味已不在的回鄉過年

雖然我是個道地的都市男孩,每年的新年大年初二我都會回鄉過年。我的kampung是在Tanjung Malim,離首都吉隆坡大約80公里,駕車的話大概一個小時就能抵達。Tanjung Malim,其實是我母親的家鄉,也是我外公的家。

Tanjung Malim位于雪蘭莪州和霹靂州的交界處,是個地寧人傑的小市鎮,大名鼎鼎的
蘇丹依德利斯師範大學(UPSI)就在那裏了。

我的外公家是在一片遼闊且綠油油的油棕樹園的對面,對我這個天天飽受都市文明污染的人來説,那裏的環境的確很清新、空氣也很乾淨。

遙想起當年兒時的我,由於從小就呆在鋼骨水泥大城市裏,所以我很渴望回鄉,很期待回Tanjung Malim。小學的時候,在新年來臨前夕,我會自豪地在同學面前說新年我有balik kampung,因爲那時候擁有kampung對我來説是很光榮的。

想當年,以前的外公家是個零食店屋(現在的是獨立式洋房),整個店屋是木板製成的,屋頂是鋅版鋪成的,白天的時候不需要開燈,因爲透光的鋅版能帶來天然的陽光,真的是那種很典型的馬來西亞鄉村房屋。周圍房屋的建築結構也是如此,房屋之間的路很窄小,只能容納一輛車穿行,那裏的村民都是騎摩多或騎腳車的。

當時的外公家,除了贖買各種各樣令小朋友愛不釋手的零食和糖果(零食包裝内有plastic小玩偶),外面有個大空間,擺著幾張桌子以供隔裏鄰舍(廣東話)的老auntie uncle來上演圍城戰,即打麻將!尤其是新年的時候,麻將踫撞的“得得”聲,再配上auntie uncle們之間的叫駡聲,以及我和表弟表妹的喧嘩聲,此景真是回味無窮啊。

晚上,我和表弟表妹們會在屋外燃放煙花和小型爆竹(都在附近的印度店買的),劈哩叭啦響連天,在外面玩得累了,就會到店屋裏玩電子游戲機(那種插帶式的),玩到被媽媽和阿姨強制關機才肯罷休。不過,隔天一早起來,再來繼續玩,就讓我難忘的電子遊戲有Iceman、Tank、Supermario,不知你們有玩過嗎?

除此之外,我們還買了那些玩具手槍(能裝子彈,而且射擊的時候能發出煙火和巨聲,真的很逼真),來玩兵抓賊,嘣嘣邦邦,射來射去,不亦樂乎。另外,我和表弟們也騎著腳車遊遍全村,烈日當空,幾架鐵騎無懼地你追我、我撞你。告訴你們,我今天之所以會騎腳車,全都是在kampung學來的。騎累了,大夥兒邊蕩秋千邊唱歌,不是唱流行歌,而是唱ultraman的片頭曲,哈哈,到現在回想起來,此記憶依然猶新。

雖然以前的店屋很窄、很簡陋,不過對我來説很特別、很罕見、很新鮮,在我常年居住的冰冷都市裏是完全看不到。以前,我希望能在那裏逗留越久越好越開心,而現在
物是人非、斗轉星移,能越早離開越好,因爲兒時的年味早已消失。回到去,不是吃年餅,就是看電視;不是看電視,就是看別人賭錢(我是不賭博的),不然就是自己帶書回去看,很無聊。

昔日,回鄉是小時候的夢想;今日,回鄉只是應節的必需儀式,說了聲“恭喜發財”,拿了紅包,意味著“任務完成”。

縱使大紅燈籠高高挂、新年歌開到最大聲,回鄉的新年味不知不覺地變成乏味枯燥,可能是我很喜歡懷念過去吧。

8 則留言:

杨宝贝 提到...

以前我也很喜欢回乡。

现在。。。。 叫我出去拜年一下我都觉得很烦== (罪孽深重)

我家乡的人都已经去世了。回去也只是扫墓。...

ೀ †ChueN ੴ 提到...

哈哈,
我也很喜欢打电子游戏,
以前的应该是sega的,
我那时的则是ps~

Kaito Liew 提到...

杨宝贝,可能長大了,不喜歡拜年了。新年回去掃墓?太不吉利了

ೀ †ChueN ੴ,我已經戒了電玩有六年了

That My Goal 提到...

我也很喜欢这种地方
我现在住在新村没这种感觉的

瓜瓜 提到...

以前的我很期待新年会想的到来~~

但是现在~~

我觉得·~

那种感觉已经随我远去了~

tom 提到...

現在,那種小的時候的感覺真的是全消失了
現在的感覺是一份份的現實
可能是長大了吧
我也是戒了電玩,覺得玩來玩去都沒什么的。。。

嘉CacinG進 提到...

好像记得有去过 Tanjung Malim 的地方~
那里是很有家乡的味道吧!!


哇哈哈哈~ultraman 片头曲?!好好笑哦! XD

Kaito Liew 提到...

That My Goal,連新村也沒用了這種感覺了

瓜瓜,對對,和我一樣,有種失落的感覺。

tom,對,可能是長大了的關係。

嘉CacinG進,哈哈,我小時候很迷ultraman的l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