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04, 2009

德先生,九十年了,我依然在等你!

我親愛的德先生,我尊敬的德先生,您還記得我嗎?回想當年,在那充滿理想的激情歲月,熱血沸騰的我呼喚您的尊名,希望您的大駕光臨。那時候,您答應了我說,您會來找我的。聼了您的承諾,我非常地高興、歡喜,更是期盼您到來的那一天。

日子一天一天地在等待中度過了,當理想慢慢地變成幻想,當希望漸漸地變成了奢望,白髮和皺紋敵不過等待的摧殘,一代又一代地凋零了。十年過去了,三十年過去了,六十年過去了,九十年的苦等也即將遠去,我親愛的德先生,請問您還記得您當初的承諾嗎?

我知道德先生您曾經兩次敲過我的門。第一次是,六十年前那行憲開始的年代,您曾經想要大搖大擺地走進來,可是一柵柵的鐵幕突然把您拒之門外,赤色的風暴淹沒了我的呼救聲。那一天起,悲痛的我以爲自己將永遠再也見不到您了,但是被黑暗囚禁的我對您依然沒有放棄,依然偷偷地呼喚您的尊名。


二十年前,我和您只有一步之遙。(圖為1989年民主運動中的大學生)

四十年後,也是二十年前的春夏之交,我鍥而不捨地呼喚聲終于盼到您的回應,那時您決定又要來找我了,我知道了後雀躍萬分,天真地認爲一切的不幸終于來到了終點。我萬萬沒想到,坦克機槍屠刀卻粉碎了我的美夢,並野蠻粗暴地把您趕跑了。

德先生,九十年過去了,我對您的期盼和等待,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哪怕是一百年、一千年還是一萬年,我都會等你,等到你的降臨爲止。

後記:今天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紀念日,當年1919年北京大學生呼喚的“德先生”(Mr. Democracy/民主),至今他(民主)在中國大陸依然不見蹤影。特作此文,除了紀念當年的理想,並祝願“德先生”早日來到中國大陸。

5 則留言:

tom 提到...

哦,是咯,民主萬歲。。。

彼得.新山 提到...

六四事件是全球华人心中永远的一道伤口!

回想当年,身为一名中学生的我和同学们都有同感,就对中共的暴行感到震惊!不齿!伤心流泪、义愤填膺!...至今无法忘怀!

记忆中,这场学生爱国运动是从缅怀胡耀邦开始...推动校园民主墙...渐渐形成学生运动...追求自由民主,发表爱国宣言...全国各地大学学生的相应...教授、知识分子、工人农民、社会团体的加入...群众的接济...中共官僚言的官腔,态度之傲慢...学生代表为呈意见书居然得向“人民政府”下跪...学生开始绝食...对话会的不欢而散...戈尔巴乔夫访华,学生挪出半个天安门广场...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社论将学生爱国运动定为动乱,激起更多学生工人群众的愤慨...绝食加剧...外省军队入城,民众接济人民子弟兵并说明学生们的诉求,叮呤勿向学生开枪...赵紫阳赴场含泪向学生喊话...部分学生们开始回乡,部分学生们选择留驻...围城行动...刽子手血腥清场、浓烟四起,机枪扫射、坦克輾过,学生牺牲死伤无数!...军车搬运尸体,军队清理现场...一些学生领袖获民运人士救济逃出...青年王维林只身奋勇阻挡坦克车队,过后就没他的消息了...中共称“动乱”“平息”,联合国谴责,多国纷纷对中国制裁,港台欧美中美全球多处华人游行谴责中共屠城....中共展开大逮捕,神州一片白色恐怖...天安门母亲泪流成河,炎黄子孙痛心疾首...要求替死难者平反之声不绝于耳,全球华人每年六四都有纪念活动,其中香港维园的烛光纪念更是提醒华人勿忘六四!

20年来,每当六四周年,海外华人就会听到中共以“我党对1989年春天发生的一场社会动乱早有定论...”等等不闻不问无能面对回应,若将来还是想继续以种种借口去合理化屠城行动,更定会引发海外华人社会更对多的抨击。

当年的学生爱国运动变化成惨剧,中共难辞其咎,但也引发华人社群的不同看法与多种声音,至今仍然没有一个较合理的评述,也确实让当初对自由民主似懂非懂,身为中学生的我们带来无比的震撼,初次感受到中华儿女为追求自由民主而付出的惨痛代价的悲愤...

转眼间,20年要过去了,中共政权不只屹立不倒,也无党派可以替代,对六四事件的宣传思想上,看来是下足了功夫的!

Kaillery的“德先生,90年了,我依然在等你!”一文在这个时候读起,引起我无限的感慨,也是对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莫大的讽刺吧!为何中华儿女的古难就是那么多...?

20年来,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几时才能为屠杀罪行坦诚的负起责任?去肯定千千万万名学生教授工农和广大群众自动自发的爱国心?去还原六四的真相?那一天还要等多久??

在21世纪是普世追求自由民主的时代,站在人类固有的良知与人权人道的精神,我希望中共能立即为这场学生群众发起的爱国运动平反,为死难者亡灵立碑祭奠、赔偿与照护死难伤者的家属,和尊重国内不同政见者的权利。

让全球华人心中的伤口得以愈合吧!!

Kaito Liew 提到...

彼得.新山,你寫得很好!!!!非常感動!!!

請問你是馬來西亞人嗎?新山人??

咱們交個朋友吧,很欣慰還有馬來西亞華人還記得六四屠殺。現在華人大多數都是被中共洗腦的民族主義狂熱的,還有多少人記得當年的屠殺呢?

不,我不要中共平反,我要中共徹底認錯,嚴懲當時的屠殺者!!

真的希望能認識你,進一步地交流。

彼得.新山 提到...

Kaito,我也感谢你贴上述纪念六四的好文共网民们共阅,也很高兴认识你,年轻的一辈还会关注六四事件,真难得!

20年前大陆民主运动的风风火火,
20年后今天大马的民主制度又是如何...?!!!

让我们大家一起为更美好的大马而努力吧!
我在新山打工,你可联络我电邮chonghua3399@yahoo.com

Kaito Liew 提到...

彼得.新山,不敢不敢,我只是為當年犧牲的年輕生命盡自己小小的責任。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

很可惜,我國的民主越來越中共了,昨天的霹靂鎮壓就是一個先兆。縂覺自己很渺小,很無能爲力。

你說得沒錯,一起為世界民主奮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