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16, 2009

民主馬大向仕途主義者宣戰!

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是近代西方思想界的政治理論家,她對這“平凡又恐怖”的仕途主義心態(Careerism)批評得最體無完膚。1963年,她曾經以記者的身份前往耶路撒冷,報道二戰時期屠殺猶太人的戰犯埃克曼(Adolf Eichmann)的審判。

埃克曼,這個人的本性並不是像想象中那樣十惡不赦的惡魔,而是一個平凡普通的人;他並沒有像他主子希特勒那樣變態瘋狂的反猶太思維(Antisemitism),他之所以簽發屠殺數萬猶太人的命令,
原因在他像機器一般順從、麻木和不負責任,他完全不知道、也不理會他這樣做的目的和意義。

埃克曼,被稱爲“大屠殺的設計者(the architect of the Holocaust)”

他只是服從命令和盡忠職守,只要完成任務,做好這份“工”,辦好任務而辦任務就好,其余都不關我的事。他並沒有任何動機,除了完成任務,最好也能向上爬,這就是阿倫特形容的“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

仕途主義心態是很危險的,我們必須特別戒備,因為一切所有邪惡的東西之所以還存在,因為它與太多人的仕途戚戚相關,一直被它利用無法脫離。
極權的體系,好像咱們的校園馬大,能對異議者進行大規模的打壓,仕途主義者可謂功不可沒。在官僚制度中,如咱們熱愛的校園馬大,能夠脫穎而出的往往是最能夠將自己化身成上層意志的最有效工具的仕途主義者,如那些傀儡領袖們。

他們在道德和政治上,甚至對大眾利益和社會價值,毫不思考、無判斷,只是按照上面的指示辦事,他們一心一意,甚至犧牲上課和睡眠都在所不惜,只為了要辦好它,完成任務,做好這份“工”,為辦好任務而辦任務就好。校園中的仕途主義湧現,
除了體系的官僚主義(bureaucratic decision-making),當然也受到升學主義(credentialism/成績主義)的影響。

校園,並不是社會之外、獨立生存的個體,她與社會息息相關,所以大專生除了扮演好自己學習的本然角色,更重要的是
關心社會,對社會的發展負責,而不是辦好幾個活動就足夠了。我們就看到新青年(UMANY)親學生陣綫(Pro-Mahasiswa)就有做到這點,如油價、大道起價,媒體壟斷,大專法令壓制學生、校園選舉不公、種族主義猖狂、言論不自由、濫用內安法令、博華事件,甚至最近的十二宿舍華人檔被關事件,他們無論在字面上和行動上,他們都有配合社會主流意識的動向,作出表態和反應,甚至有些還違背大專法令。

不過,他們堅持不動搖地、熱血沸騰地幹這番事兒,並不是因為這些是關系到他們仕途的活動,而是
他們認為這是對社會大眾的一種回饋和負責,因為他們秉持著大專生是時代的眼睛、社會的良知的崇高理念,即使這些動作會顛覆他們的仕途、前途,甚至有可能在内安法令或大專法令下被逮捕。他們不是為了自己的仕途(包括住宿權力或者獎狀)而站出來,他們是一群不忍社會的不公,希望能利用政治的途徑撥亂反正,為了校園和社會進步毅然挺身而出對抗龐大且獨裁的國家機關的一群有志青年。

大學生是時代改革的先鋒,圖為我尊敬的當年天安門學生

雖然他們是非註冊的校園團體,但他們還是堅忍不拔地捍衛自己的理想,弘揚自己的理念。對於那些對校方馬首是瞻的,以為辦幾個活動就能天下太平、社會和諧,及擁有仕途主義心態的傀儡領袖們,這些浩瀚的精神並非他們能理解和體會。

最後,正義的火種有時會微小,但她永遠不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Photobucket
共和分界綫

以上這篇文章是我
兩年前first year時的拙作,當年適逢轟動一時的馬大新春晚會(PAPUM)風波,在cari的馬大論壇上,看到新青年和華文學會的學長們紛紛筆鋒圍剿親校方的華人傀儡。當年血氣方剛的我也不落人後加入了這場筆戰而寫了這篇文章。

今天舊文重溫主要目的是因爲馬大的校園選舉即將來臨,
小弟我再次呼籲全體馬大生在1月19日的投票日全力支持親學生陣線候選人,以掀起馬大政治海嘯,用選票來抗議內安法令和大專法令的爪牙,以及向校方打壓言論自由、褻瀆校園選舉的舉動表達不滿。

請投:
  • 張雅慧(校園級候選人)
  • 盧裕傑(校園級候選人)
  • 葉貞均(校園級候選人)
  • 許潤宇(工程學院候選人)
  • 黃蔚屏(經濟學院候選人)
  • 李京捷(工商管理學院候選人)
以上六位親學生陣綫的華人壯士,我只認識張雅慧和許潤宇,因爲他倆是我以前在馬大辯論隊的戰友,而許潤宇兄最近加盟了相聲組,他絕對是個難得一見的人才。爲了壯大制衡力量,遏制校方爲所欲爲的獨裁霸權,請投他們一票!!

Photobucket
共和分界綫

往事回首,想當年,政治理想強烈的我曾受邀參與校園選舉,為親學生陣綫披甲出戰,不過由於受制于慈青十戒中的第十戒:不能參與政治活動,而婉拒學長的一番心意,至今還留下一絲絲的遺憾。無論如何,不能參與政治活動,不意味不能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三年下來,我依然支持:親學生陣綫!!加油!!

9 則留言:

tom 提到...

我們的校園選舉已經過了。。。
我是投親學校路線。。。
民主歸民主。。。
校園選舉的事情太復雜了,我還是少一點碰。。。
就乖乖的做我想做的事情。。。

Kaito Liew 提到...

馬大的親校方陣綫只不過是傀儡,什麽事都是唯唯諾諾的,十二宿舍的華人檔被關閉,卻無能爲力,還算什麽學生代表。唉。

親學生的,新青年内有些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支持他們,而回教學生理事會,我覺得他們有時候有點極端。不過,我支持親學生是因爲我要壯大兩綫制,這樣民主才能成熟。

玉口二人 提到...

tom: 不想碰校园政治=所以投親學校路線????....有关系咩?

kaito: 嗯,以前1st year时hubungan etnik我曾经和一位PMI的人同组....我觉得他还ok...不会极端,思想还算开放.....当然一种米养百种人,不管是哪个组织、哪个团体......里面什么人都会有.......

Kaito Liew 提到...

玉口二人,說的沒錯,我的coursemate中也有些是PMI的。不過,以宗教為政綱的團體,多多少少會極端的,尤其是儅他們高呼:“真主偉大”的時候。

tom 提到...

我們國大,親校方陣線才有華人,那樣,我們的利益才能有所保障。
不想動校園政治,但是關心校園政治。。。

Kaito Liew 提到...

tom小師兄,UKM的華人比較少,少數民族通常傾向投票給少數民族。不像馬大,親學生派出的華人候選人不少,這次首次派出印度人。

玉口二人 提到...

哦!你是UKM的.......难怪难怪....听说想当年国大亲学生阵线对华人高唱曹格的「背叛」,从此UKM的华人与他们势不两立........

Kaito Liew 提到...

玉口二人,哦,原來有這樣一回事。

玉口二人 提到...

纯属路边社消息.....